【独家】黄磊专栏 | 在似水年华的乌镇里,我安了个家

继续我们在乌镇的吃喝玩乐吧。



黄磊

著名影视演员,黄小厨品牌创始人,

乌镇戏剧节发起人;电影学院表演系教师。



在似水年华的乌镇里,我安了个家


继续我们在乌镇的吃喝玩乐吧。有一样我在乌镇最爱的食物要推荐给各位吃友——“书生羊肉面”,说起羊肉,北方人常常会有一种错觉,认为南方人是不吃羊的。羊肉似乎是北方人所特有的食材,内蒙新疆自是不用说了,烤全羊、羊肉串、涮羊肉、羊杂汤。山西陕西也是吃羊大户,还有银川的滩羊,我在27年前拍摄演出第一部电影《边走边唱》时在宁夏陕西呆了近四个月,尤其对银川的羊肉印象深刻。东北吃羊好像不及西北,但也算是普遍,在北京就更不用说了,涮羊肉几乎成了北京的特色餐饮了,许多人都会认为涮羊肉唯有北京最正宗,尤其是那些个老字号的涮肉馆可谓是家喻户晓了。



由于北方的羊肉太多太强大,南方的羊也就容易被忽略了。其实南方对羊肉也是有一套的,而且从做法上不输给北方,甚至还略胜一筹。我常常开玩笑说北京没有什么真正的菜,涮羊肉是羊好,不属于手艺好。我儿时在湖南外婆家就常常吃羊肉,记得有带皮红烧,也有小炒黑山羊,也带皮。后来到海南也会点餐点个东山羊,福建广东等地会有咖喱羊腩煲之类的菜,也很好吃。要是这样想来似乎只有江浙沪地区比较不吃羊肉,上海好像的确羊肉的菜不算多,有也是有,但不主流,不家常,可浙江不一样,有一道羊肉菜是有点名气的,就是红烧湖羊肉,据说是浙江一些地方过年才吃的,乌镇就是。


乌镇紧临湖州,湖州得名是因为太湖,太湖不仅有三白,也有湖羊,湖羊的细毛可以制成毛笔,便是天下闻名的湖笔,毛制成了笔,肉也下了锅,带皮红烧,偏甜口,有米香在其间,大约是烧的时候加了不少黄酒,讲究是文火细炖,肉要酥烂,尤其是肉皮,要入口即化,肉质要细嫩顺滑,油而不腻。


湖羊


旧时是年节才吃,如今在乌镇的许多家餐厅都可以随时吃到,有几家民宿烧得尤其道地,比如似水年华红酒坊旁边的“默默的家”。但是,我最爱的还是羊肉面,在昭明书院旁的“书生羊肉面”,这面的名字听起来似乎很弱,尤其在江南一提书生,让人联想到的便是穷酸秀才孔乙己之类的形象,可是面一端上来却霸气王道,结结实实一大碗面,上面盖满了酥烂香糯的羊肉,连皮带骨冒尖堆着,再洒满了青蒜小葱,蒜白葱绿很诱人,吃的时候要加上一大勺红亮刺激的辣椒油,再淋上些香醋,面条要煮个七成熟,甚至是五六成,中间还要有一根白线在,有点像煮意面的方法。面要生,肉要熟。肉汤间有香料的香气,而且是些朴实的香料,不外乎大料、桂皮、香叶、丁香、豆蔻之类的,但酒香很特别,一闻便是江南特有的老酒香,甜味足,再配上辣与米醋的酸,青蒜和葱绿不算过份地解了些羊肉的油腻,于是,一口面吸溜着,再塞上一块带皮的肉到嘴里,真的是太带劲了。


书生羊肉面


书生气谁说是酸腐柔弱,这面若是书生,也是王阳明。我通常是早饭的时候去吞下一大碗,因为这面若是中午之后再吃,怕是一天都再吃不下别的了。吃羊肉面最好再配上一杯酒,没酒量的可以喝杯甜米酒,有量的可以来一杯当地的高度三白酒,如果你担心早上就喝酒不太好,在乌镇大可放心,因为醉在水乡,任年华似水,似水年华。这几句听着耳熟吧,年轻的时候写下来,以为是爱情,人到中年,却成了一杯酒,一碗面。也许还是爱情吧,但可以吃,可以喝。



说到喝,乌镇最为有名的饮品是菊花,在每一年都有专门的菊花节,通常人们说起菊花都会说杭白菊,杭白菊不是在杭州,这里要特别强调一下。古时候商人为了隐藏货源地,垄断货源,便将白菊花称为杭白菊,另一种说法是指交易地是杭州,故称杭白菊。不管怎样,反正杭白菊不是产自杭州是确定的,并且确定是产自桐乡,乌镇则隶属桐乡,所以乌镇从旧时便有菊花的种植与交易。我还曾经专门在《似水年华》中写到这件事。喝菊花茶也成了乌镇的待客之道,进门给客人倒上一杯菊花茶,清热去火,满口花香。



另一样好喝的便是酒。我爱酒,并且什么酒都爱,尤其爱这水乡的酒。乌镇是黄酒,但是是用黑糯米酿制,所以颜色明显深过女儿红、花雕之类的黄酒。口感上更浓厚香甜,而且还有几分焦糊的回味,这乌酒的名字故名思义是来自于乌镇的乌,但也与酒色的浓厚有关吧。乌酒度数不高,喝起来又顺口,所以很容易醉人,而且一醉就醉得深,醉得让人醉生梦死,我爱醉生梦死这四个字,有醉有梦,有生有死,似乎一盏酒就把这潦草的一生都说尽了。


另一种是高度酒,也是乌镇的特产,叫“三白酒”,所谓三白是指“白米,白面,白水”,多么简单不粗暴呀,最寻常的三样东西,酿蒸出最朴素顺口的粮食酒。在乌镇东栅有一间老式的酒坊,专酿三白酒,我以前常常在那里喝上几杯。我还在那里藏了一坛私酒,酒坛泥封下写着“醉生梦死”四个字,只是谁也找不到它了,而我,也忘了,它在哪个角落里,醉,生,梦,死。



在乌镇,大家会喝酒,饮菊花茶,也一定会跑去一间名为“似水年华”的红酒坊里喝咖啡、奶茶、葡萄酒,这间红酒坊名义上是我开的,可是我不经营,更不去收益,我只是把家安在了那里。在乌镇的似水年华,在似水年华的乌镇里,我安了个家,有酒有肉有老友,还有16年匆匆碎碎心心念念的时光,在水气混合着米香的窄弄中流淌。



插画/李晓东


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
Your name*
Your email*

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

评论